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热点头条 >

在美国,中医药发展机遇与挑战并存

  • 中国青年报
  • 发布时间:2021-07-02
  • 浏览次数:
  • 分享:
  截至2018年1月1日,美国已经有47个州及哥伦比亚特区通过了针灸法,确保了中医针灸在这些州的合法使用和发展。2018年10月,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HR6法案,同意针灸作为一种证据充分、行之有效的阿片药物替代疗法,这使针灸首次在美国联邦法律上得到承认。
 
  针灸立法确保中医针灸在美国多个州的合法使用和发展
 
  在科技部国际培训项目“中医药临床实践与研究进展高级研讨项目”的支持下,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临床基础医学研究所赵静教授等人就中医药在海外的传播和发展进行研究。据赵静教授等人所著论文《美国中医药发展现状与分析》(以下简称“论文”)中论述,在20世纪70年代中医首次引起美国社会广泛关注之前,针灸在美国经历了较长时间的怀疑甚至否定。面对中医针灸事业在美国发展的曲折与困难,在美中医人团结合作,凝聚力量,经过近半个世纪的不懈努力,让针灸在美国得到了较好的发展。1973年,内华达州成为美国第一个针灸、草药和其他中医疗法合法化的州,这为之后将针灸纳入劳工受伤医疗保险制度、承认针灸师的医师地位等立法奠定了基础。
 
  20世纪80年代初,美国针灸师的考试认证制度和中医院校教育制度就已起步,现已日臻完善。随着针灸在临床的广泛应用,美国国立临床诊疗指南数据库(National Guideline Clearinghouse,NGC)将针灸疗法纳入指南的推荐意见中。截至2017年9月1日,NGC中有38条推荐针灸疗法意见。
 
  据赵静介绍,美国各州的针灸立法确保了中医针灸在这些州的合法使用和发展,联邦针灸立法也随着HR6法案的签署渐渐出现曙光。然而,中医针灸在当前发展中仍面临新的挑战,如针灸出现在HR6法案中也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针灸法”,而是针灸可能被纳入美国医保的立法行动,另外,针灸的治疗范围局限在疼痛治疗中,而真正的中医针灸治疗范围不仅于此。
 
  造成中药在海外发展缓慢的原因
 
  中药作为中医的另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与针灸相比,发展比较缓慢。在美国,药品监管法规十分严格,我国中药难以以药品形式在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注册,目前多归在食品添加剂的类别。同时,相较于针灸,中药的正确使用需要中医医生具备更系统与深入的中医理论支持,才能确保其安全、有效。而目前,国外的中医药教育难以达到这样的水平,这也成为中药误用和滥用并因之产生负面影响、阻碍中医药发展的主要原因。
 
  尽管中药医用发展缓慢,但近年来,药食同源的中药作为膳食补充剂的总体使用量显著增加。随着高质量中药研究结果的不断发表,中药在治疗疟疾、流感等传染病,以及慢性病中的作用逐渐被接受,很多美国学者也加入到对中药的研究中。此外,随着针灸及中药的推广,太极、气功等非药物疗法也得到美国医学界的接受与推广。
 
  论文分析认为,造成中药在海外发展缓慢的原因主要包括:药材种植和炮制的有待规范及草药质量监管不到位;非中医药专业背景使用而导致的滥用和误用;缺乏大量科学、循证的研究证据。此外,中药本身的煎煮方法较复杂、服用不便等也是其使用受限的原因之一。
 
  美国的中医教育相对系统、成熟但仍存在问题
 
  在中医教育方面,1993年,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Los Angeles, UCLA)东西医学中心(Center for East-West Medicine, CEWM)成立,针对医学院学生及专科医生开设中医学课程,成为美国第一个在医学院中开展中西医结合教育的机构。近年来,随着针灸等中医中药应用与研究的增多,越来越多的执业医生参加中医继续教育。目前,教学形式主要包括:中医学院教育、综合医学院的中医教育、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博士后教育、中医执业者和西医师中医继续教育等。目前,美国的中医教育已具有一定规模和体系,考试制度、学校论证、执照颁发均已较为成熟。
 
  和其他国家与地区的中医教育相比,美国的中医教育相对系统、成熟,尤其是针灸方面,但仍存在一些问题。据赵静介绍,首先教学质量参差不齐,有待进一步规范。美国中医学院较多,其中来自中国、经过系统中医教育的教师占一定比例,这在一定程度上确保了教学质量,但除中医学院外,还有小规模短期培训学校,中医教学质量堪忧。
 
  其次,教学重技能轻理论。中医学具有完整的理论体系,不论是针灸还是中药的使用,只有在中医理论指导下才能确保其安全、有效,仅重视针灸等技能及局限病种的短期疗效,不仅浪费了中医学的宝贵资源,也降低了患者在复杂疾病中的受益。
 
  第三,缺乏高质量的临床实践机会与指导,高质量中医经典与书籍的翻译等问题都影响了美国中医教育的规范与提高。
 
  赵静建议,美国的中医教育已具有一定的规模和体系,应在此基础上加强中医教育国际交流,从而提高美国中医教育水平。应提升我国中医人才对外交流能力,从而促进中医国际医疗、教学、科研的一体化发展。同时,还应加强国内中医药专业学生英语水平的提升,促进中医国际交流人才培养。可通过短期交换和联合培养等方式进行中美双方医学生的学习交流,美国学生既可通过申请参加中国中医院校的培训和医院实习,以弥补美国中医临床机会的不足;中国学生亦可通过访问和交流提升自身医学科研等能力,从而促进中美双方医学生培养模式的多元化,以提升学生综合素质,为医学发展储备优秀人才。
[ 责编:网站管理员 ]

推荐阅读

在美国,中医药发展机遇与挑战并存

来源:中国青年报 浏览量: 2021-07-02
  截至2018年1月1日,美国已经有47个州及哥伦比亚特区通过了针灸法,确保了中医针灸在这些州的合法使用和发展。2018年10月,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HR6法案,同意针灸作为一种证据充分、行之有效的阿片药物替代疗法,这使针灸首次在美国联邦法律上得到承认。
 
  针灸立法确保中医针灸在美国多个州的合法使用和发展
 
  在科技部国际培训项目“中医药临床实践与研究进展高级研讨项目”的支持下,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临床基础医学研究所赵静教授等人就中医药在海外的传播和发展进行研究。据赵静教授等人所著论文《美国中医药发展现状与分析》(以下简称“论文”)中论述,在20世纪70年代中医首次引起美国社会广泛关注之前,针灸在美国经历了较长时间的怀疑甚至否定。面对中医针灸事业在美国发展的曲折与困难,在美中医人团结合作,凝聚力量,经过近半个世纪的不懈努力,让针灸在美国得到了较好的发展。1973年,内华达州成为美国第一个针灸、草药和其他中医疗法合法化的州,这为之后将针灸纳入劳工受伤医疗保险制度、承认针灸师的医师地位等立法奠定了基础。
 
  20世纪80年代初,美国针灸师的考试认证制度和中医院校教育制度就已起步,现已日臻完善。随着针灸在临床的广泛应用,美国国立临床诊疗指南数据库(National Guideline Clearinghouse,NGC)将针灸疗法纳入指南的推荐意见中。截至2017年9月1日,NGC中有38条推荐针灸疗法意见。
 
  据赵静介绍,美国各州的针灸立法确保了中医针灸在这些州的合法使用和发展,联邦针灸立法也随着HR6法案的签署渐渐出现曙光。然而,中医针灸在当前发展中仍面临新的挑战,如针灸出现在HR6法案中也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针灸法”,而是针灸可能被纳入美国医保的立法行动,另外,针灸的治疗范围局限在疼痛治疗中,而真正的中医针灸治疗范围不仅于此。
 
  造成中药在海外发展缓慢的原因
 
  中药作为中医的另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与针灸相比,发展比较缓慢。在美国,药品监管法规十分严格,我国中药难以以药品形式在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注册,目前多归在食品添加剂的类别。同时,相较于针灸,中药的正确使用需要中医医生具备更系统与深入的中医理论支持,才能确保其安全、有效。而目前,国外的中医药教育难以达到这样的水平,这也成为中药误用和滥用并因之产生负面影响、阻碍中医药发展的主要原因。
 
  尽管中药医用发展缓慢,但近年来,药食同源的中药作为膳食补充剂的总体使用量显著增加。随着高质量中药研究结果的不断发表,中药在治疗疟疾、流感等传染病,以及慢性病中的作用逐渐被接受,很多美国学者也加入到对中药的研究中。此外,随着针灸及中药的推广,太极、气功等非药物疗法也得到美国医学界的接受与推广。
 
  论文分析认为,造成中药在海外发展缓慢的原因主要包括:药材种植和炮制的有待规范及草药质量监管不到位;非中医药专业背景使用而导致的滥用和误用;缺乏大量科学、循证的研究证据。此外,中药本身的煎煮方法较复杂、服用不便等也是其使用受限的原因之一。
 
  美国的中医教育相对系统、成熟但仍存在问题
 
  在中医教育方面,1993年,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Los Angeles, UCLA)东西医学中心(Center for East-West Medicine, CEWM)成立,针对医学院学生及专科医生开设中医学课程,成为美国第一个在医学院中开展中西医结合教育的机构。近年来,随着针灸等中医中药应用与研究的增多,越来越多的执业医生参加中医继续教育。目前,教学形式主要包括:中医学院教育、综合医学院的中医教育、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博士后教育、中医执业者和西医师中医继续教育等。目前,美国的中医教育已具有一定规模和体系,考试制度、学校论证、执照颁发均已较为成熟。
 
  和其他国家与地区的中医教育相比,美国的中医教育相对系统、成熟,尤其是针灸方面,但仍存在一些问题。据赵静介绍,首先教学质量参差不齐,有待进一步规范。美国中医学院较多,其中来自中国、经过系统中医教育的教师占一定比例,这在一定程度上确保了教学质量,但除中医学院外,还有小规模短期培训学校,中医教学质量堪忧。
 
  其次,教学重技能轻理论。中医学具有完整的理论体系,不论是针灸还是中药的使用,只有在中医理论指导下才能确保其安全、有效,仅重视针灸等技能及局限病种的短期疗效,不仅浪费了中医学的宝贵资源,也降低了患者在复杂疾病中的受益。
 
  第三,缺乏高质量的临床实践机会与指导,高质量中医经典与书籍的翻译等问题都影响了美国中医教育的规范与提高。
 
  赵静建议,美国的中医教育已具有一定的规模和体系,应在此基础上加强中医教育国际交流,从而提高美国中医教育水平。应提升我国中医人才对外交流能力,从而促进中医国际医疗、教学、科研的一体化发展。同时,还应加强国内中医药专业学生英语水平的提升,促进中医国际交流人才培养。可通过短期交换和联合培养等方式进行中美双方医学生的学习交流,美国学生既可通过申请参加中国中医院校的培训和医院实习,以弥补美国中医临床机会的不足;中国学生亦可通过访问和交流提升自身医学科研等能力,从而促进中美双方医学生培养模式的多元化,以提升学生综合素质,为医学发展储备优秀人才。

友情链接:中国生物医药园区发展联盟

中国医药技术经济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8-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