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热点头条 >

全球十强药企大洗牌!辉瑞掉出前五,BMS新上榜

  • 医药经济报
  • 发布时间:2021-04-08
  • 浏览次数:
  • 分享:
  日前,Fierce Pharma网站发布了2020年全球制药公司营收20强名单。在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的背景下,制药巨头的排名变化愈加引人关注。具体来看十强药企,对比2019年榜单可以发现,2020年药企营收排名发生了大洗牌。
 
  其中,完成剥离仿制药业务普强(Upjohn)交易的辉瑞(Pfizer)下滑5个名次,降至第8名;而得益于收购艾尔建(Allergan),艾伯维(AbbVie)上升3个名次,成功跻身前5名;同样由于收购新基(Celgene),百时美施贵宝(BMS)爬升4个名次,顺利进入十强药企的梯队;在多起重塑行业竞争格局的超级并购影响下,2019年原本排在末位的拜耳此番跌出十强。
 
  2020年销售收入前十药企
  (来源:FiecePharma)
 
  强生和罗氏仍居前二
 
  毫无疑问,继续蝉联总收入冠军的仍然是强生(Johnson & Johnson)。在新冠疫情大流行的影响下,该公司2020年销售收入与2019年基本持平,同比仅增长0.6%,为826亿美元。但值得注意的是,强生的制药板块表现强劲,销售额增长8%,达到456亿美元,力压增长仅1.1%的消费保健和降幅高达11.6%的医疗设备两大业务板块。
 
  具体到制药板块,新型抗炎药Stelara依旧是强生最畅销的药物,2020年销售额达到77亿美元,实现了21%的增长。而从销售增幅来看,排在前列的却是强生的另外两款药物:银屑病药物古塞奇尤单抗(Tremfya)增长33%,达到13.5亿美元;抗癌药达拉他滨(Darzalex)增长40%,达到42亿美元。与此同时,强生处于市场衰退期的药物困境亦在加深。由于生物类似药的竞争已持续至第三年,抗炎药英夫利西单抗(Remicade)的销售额继续下滑14%,仅剩37.5亿美元;而同样因为价格更低仿制药的出现,前列腺癌药物阿比特龙(Zytiga)正在失去市场的主导地位,销售额同比下跌11.6%。
 
  罗氏仍以营收“亚军”的身份紧随强生其后。作为罗氏肿瘤管线的“三驾马车”,利妥昔单抗(Rituxan)、贝伐单抗(Avastin)与曲妥珠单抗(Herceptin)在2020年首次全面正式对抗在美国获批的生物类似药,但其受到的影响超过大多数人预期。官方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生物类似药导致罗氏在全球损失达到57亿瑞士法郎,其中包括来自美国、欧盟和日本的50.5亿瑞士法郎。
 
  不过,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从2020年的第三季度起,多发性硬化症药物Ocrevus成为罗氏最畅销的新药,全年销售额达到44.8亿瑞士法郎,但24%的同比增长与2019年57%增幅相比显然有所放缓,低于行业预期。此外,PD-L1抑制剂Tecentriq是罗氏的另一大关键增长引擎,凭借55%的销售增长,其为罗氏贡献了27.4亿瑞士法郎的收入。该药去年还取得了多个里程碑式成就,包括在美国获批新诊断的非小细胞肺癌以及与贝伐单抗联合用于以前未经治疗肝癌等适应症,市场未来的潜力巨大。
 
  超级并购成艾伯维、BMS助推器
 
  艾伯维高达38%的收入增长乍看之下令人震惊,但这强劲表现的背后却有个简单的解释,那就是超级并购。去年5月,艾伯维以630亿美元的“天价”完成了对艾尔建(Allergan)的收购。事实上,从这家爱尔兰制药商继承的产品组合为艾伯维125.3亿美元的收入增长贡献颇多,这也使得其总收入排名从原来的第8位直接跻身至第5位。
 
  在艾伯维的带领下,包括肉毒杆菌毒素、抑郁症药物Vraylar等在内的艾尔建原管线产品焕发出新的生命活力。不到8个月时间,Vraylar创造的9.51亿美元收益就超过其在艾尔建2019年全年8.58亿美元收入。不过免疫学领域仍是艾伯维的重要生计,尽管“重磅炸弹”阿达木单抗从2019年销售额开始下降巅峰不再,但在去年仍然实现了3.5%的增长反弹,达到198亿美元。与此同时,艾伯维在该治疗领域布局的“年轻后生”亦开始发力,治疗斑块状银屑病的Skyrizi去年销售额达到16亿美元,用于治疗类风湿关节炎的Rinvoq销售额达到7.30亿美元,显示出最终替代品的潜力。
 
  而同样从超级并购获益的还有BMS,这笔高达740亿美元的巨额合并助力其爬升4个名次,成功步入十强药企梯队。具体来看,新基的全年销售额促使BMS的总体收入增长了63%。其中,营收增长最大的“助推器”莫过于新基的重磅抗癌药物来那度胺(Revlimid),去年销售额达到121亿美元,同比增长12%。此外,BMS自有管线中的产品亦表现不俗。由于可降低新冠患者中风和心脏病发作的风险,血液稀释剂阿哌沙班(Eliquis)的销售额增长了16%,达到92亿美元。此外,抗炎药阿巴西普(Orencia)、白血病药物达沙替尼(Sprycel)也分别取得 32亿美元和21亿美元的成绩。
 
  不过,BMS部分主力药物也陷入困境,由于PD-1抑制剂继续面临竞争对手默沙东Keytruda的激烈竞争,Opdivo的销售额下降3%至70亿美元。与此同时,Opdivo与化疗联用治疗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并未优于单纯化疗的临床试验失利结果,也在加深投资者的担忧。不过也有分析师指出,美国FDA去年也批准了两项将Opdivo与BMS另一款免疫肿瘤学药物Yervoy联合使用的适应症,Opdivo应该仍有增长空间。
 
  辉瑞、赛诺菲排名下滑
 
  由于剥离仿制药业务普强,在Fierce Pharma公布的20强名单中,辉瑞从去年的第三名跌至第八名。不过如果排除普强业绩,辉瑞在2020年创造的419亿美元总收入,仍然实现了2%的同比增长。
 
  从产品角度具体来看,前列腺癌治疗药物恩扎鲁胺(Xtandi)无疑是辉瑞增长最快的品种,同比增长22%,销售额达10.2亿美元。此外,血液稀释剂阿哌沙班(Eliquis)也增长了17%,达到49.5亿美元,乳腺癌药物哌柏西利(Ibrance) 取得9%的增长,全年销售额为53.9亿美元。不过抗炎药依那西普(Enbrel)表现不佳,销售额下降21%,跌至13.5亿美元;戒烟药伐尼克兰(Chantix)的销售额也下降17%,下滑至9.19亿美元。辉瑞预计今年其新冠疫苗的销售额将达到150亿美元左右,也因此提高整体销售收入的预期。
 
  在因为超级并购而引起的排名更迭中,出现明显“下滑”的还有赛诺菲。事实上,在新CE0保罗•哈德森(Paul Hudson)执掌的首个完整年度中,赛诺菲交出了亮眼的成绩单,2020年整体销售额增长3.3%,达到360亿欧元。与此同时,多款产品销售量突破新高。
 
  新冠疫情下,赛诺菲重磅特应性皮炎疗法度普利尤单抗(Dupixent) 仅在第三季度就实现超过10亿美元的销售额,同比增长69%,2020年全年总收入更是达到了35亿欧元。而在Sarclisa和Libtayo的相继推出以及旧药的增长推动下,赛诺菲抗肿瘤药物销售额增长27%达到7.98亿欧元。不过另一方面,过去在赛诺菲占有重要份额的糖尿病和心血管药物的销售再次出现下滑,其中糖尿病销售额下降4.8%至47亿欧元,心血管和传统药物业务收入下降8.8%至100亿欧元。
[ 责编:网站管理员 ]

推荐阅读

全球十强药企大洗牌!辉瑞掉出前五,BMS新上榜

来源:医药经济报 浏览量: 2021-04-08
  日前,Fierce Pharma网站发布了2020年全球制药公司营收20强名单。在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的背景下,制药巨头的排名变化愈加引人关注。具体来看十强药企,对比2019年榜单可以发现,2020年药企营收排名发生了大洗牌。
 
  其中,完成剥离仿制药业务普强(Upjohn)交易的辉瑞(Pfizer)下滑5个名次,降至第8名;而得益于收购艾尔建(Allergan),艾伯维(AbbVie)上升3个名次,成功跻身前5名;同样由于收购新基(Celgene),百时美施贵宝(BMS)爬升4个名次,顺利进入十强药企的梯队;在多起重塑行业竞争格局的超级并购影响下,2019年原本排在末位的拜耳此番跌出十强。
 
  2020年销售收入前十药企
  (来源:FiecePharma)
 
  强生和罗氏仍居前二
 
  毫无疑问,继续蝉联总收入冠军的仍然是强生(Johnson & Johnson)。在新冠疫情大流行的影响下,该公司2020年销售收入与2019年基本持平,同比仅增长0.6%,为826亿美元。但值得注意的是,强生的制药板块表现强劲,销售额增长8%,达到456亿美元,力压增长仅1.1%的消费保健和降幅高达11.6%的医疗设备两大业务板块。
 
  具体到制药板块,新型抗炎药Stelara依旧是强生最畅销的药物,2020年销售额达到77亿美元,实现了21%的增长。而从销售增幅来看,排在前列的却是强生的另外两款药物:银屑病药物古塞奇尤单抗(Tremfya)增长33%,达到13.5亿美元;抗癌药达拉他滨(Darzalex)增长40%,达到42亿美元。与此同时,强生处于市场衰退期的药物困境亦在加深。由于生物类似药的竞争已持续至第三年,抗炎药英夫利西单抗(Remicade)的销售额继续下滑14%,仅剩37.5亿美元;而同样因为价格更低仿制药的出现,前列腺癌药物阿比特龙(Zytiga)正在失去市场的主导地位,销售额同比下跌11.6%。
 
  罗氏仍以营收“亚军”的身份紧随强生其后。作为罗氏肿瘤管线的“三驾马车”,利妥昔单抗(Rituxan)、贝伐单抗(Avastin)与曲妥珠单抗(Herceptin)在2020年首次全面正式对抗在美国获批的生物类似药,但其受到的影响超过大多数人预期。官方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生物类似药导致罗氏在全球损失达到57亿瑞士法郎,其中包括来自美国、欧盟和日本的50.5亿瑞士法郎。
 
  不过,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从2020年的第三季度起,多发性硬化症药物Ocrevus成为罗氏最畅销的新药,全年销售额达到44.8亿瑞士法郎,但24%的同比增长与2019年57%增幅相比显然有所放缓,低于行业预期。此外,PD-L1抑制剂Tecentriq是罗氏的另一大关键增长引擎,凭借55%的销售增长,其为罗氏贡献了27.4亿瑞士法郎的收入。该药去年还取得了多个里程碑式成就,包括在美国获批新诊断的非小细胞肺癌以及与贝伐单抗联合用于以前未经治疗肝癌等适应症,市场未来的潜力巨大。
 
  超级并购成艾伯维、BMS助推器
 
  艾伯维高达38%的收入增长乍看之下令人震惊,但这强劲表现的背后却有个简单的解释,那就是超级并购。去年5月,艾伯维以630亿美元的“天价”完成了对艾尔建(Allergan)的收购。事实上,从这家爱尔兰制药商继承的产品组合为艾伯维125.3亿美元的收入增长贡献颇多,这也使得其总收入排名从原来的第8位直接跻身至第5位。
 
  在艾伯维的带领下,包括肉毒杆菌毒素、抑郁症药物Vraylar等在内的艾尔建原管线产品焕发出新的生命活力。不到8个月时间,Vraylar创造的9.51亿美元收益就超过其在艾尔建2019年全年8.58亿美元收入。不过免疫学领域仍是艾伯维的重要生计,尽管“重磅炸弹”阿达木单抗从2019年销售额开始下降巅峰不再,但在去年仍然实现了3.5%的增长反弹,达到198亿美元。与此同时,艾伯维在该治疗领域布局的“年轻后生”亦开始发力,治疗斑块状银屑病的Skyrizi去年销售额达到16亿美元,用于治疗类风湿关节炎的Rinvoq销售额达到7.30亿美元,显示出最终替代品的潜力。
 
  而同样从超级并购获益的还有BMS,这笔高达740亿美元的巨额合并助力其爬升4个名次,成功步入十强药企梯队。具体来看,新基的全年销售额促使BMS的总体收入增长了63%。其中,营收增长最大的“助推器”莫过于新基的重磅抗癌药物来那度胺(Revlimid),去年销售额达到121亿美元,同比增长12%。此外,BMS自有管线中的产品亦表现不俗。由于可降低新冠患者中风和心脏病发作的风险,血液稀释剂阿哌沙班(Eliquis)的销售额增长了16%,达到92亿美元。此外,抗炎药阿巴西普(Orencia)、白血病药物达沙替尼(Sprycel)也分别取得 32亿美元和21亿美元的成绩。
 
  不过,BMS部分主力药物也陷入困境,由于PD-1抑制剂继续面临竞争对手默沙东Keytruda的激烈竞争,Opdivo的销售额下降3%至70亿美元。与此同时,Opdivo与化疗联用治疗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并未优于单纯化疗的临床试验失利结果,也在加深投资者的担忧。不过也有分析师指出,美国FDA去年也批准了两项将Opdivo与BMS另一款免疫肿瘤学药物Yervoy联合使用的适应症,Opdivo应该仍有增长空间。
 
  辉瑞、赛诺菲排名下滑
 
  由于剥离仿制药业务普强,在Fierce Pharma公布的20强名单中,辉瑞从去年的第三名跌至第八名。不过如果排除普强业绩,辉瑞在2020年创造的419亿美元总收入,仍然实现了2%的同比增长。
 
  从产品角度具体来看,前列腺癌治疗药物恩扎鲁胺(Xtandi)无疑是辉瑞增长最快的品种,同比增长22%,销售额达10.2亿美元。此外,血液稀释剂阿哌沙班(Eliquis)也增长了17%,达到49.5亿美元,乳腺癌药物哌柏西利(Ibrance) 取得9%的增长,全年销售额为53.9亿美元。不过抗炎药依那西普(Enbrel)表现不佳,销售额下降21%,跌至13.5亿美元;戒烟药伐尼克兰(Chantix)的销售额也下降17%,下滑至9.19亿美元。辉瑞预计今年其新冠疫苗的销售额将达到150亿美元左右,也因此提高整体销售收入的预期。
 
  在因为超级并购而引起的排名更迭中,出现明显“下滑”的还有赛诺菲。事实上,在新CE0保罗•哈德森(Paul Hudson)执掌的首个完整年度中,赛诺菲交出了亮眼的成绩单,2020年整体销售额增长3.3%,达到360亿欧元。与此同时,多款产品销售量突破新高。
 
  新冠疫情下,赛诺菲重磅特应性皮炎疗法度普利尤单抗(Dupixent) 仅在第三季度就实现超过10亿美元的销售额,同比增长69%,2020年全年总收入更是达到了35亿欧元。而在Sarclisa和Libtayo的相继推出以及旧药的增长推动下,赛诺菲抗肿瘤药物销售额增长27%达到7.98亿欧元。不过另一方面,过去在赛诺菲占有重要份额的糖尿病和心血管药物的销售再次出现下滑,其中糖尿病销售额下降4.8%至47亿欧元,心血管和传统药物业务收入下降8.8%至100亿欧元。

友情链接:中国生物医药园区发展联盟

中国医药技术经济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8-2017